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藻海无边》中主人公为何会“疯癫”?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1-10   

  相信很多人都读过英国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创作的小说《简·爱》。书中女主人公虽然身处社会底层且相貌平平,却凭借善良、自信和执着的信念,在各种磨难中不断追求自由与尊严,最终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

  简·爱的角色自问世以来深受读者喜爱,但书中另有一个谜一样的角色,即桑菲尔德庄园的疯女人,她的出现就如命运女神一样,编织着故事的主线。

  因为有她的存在,致使简·爱的首婚泡了汤。也正是她放的一把火,毁掉桑菲尔德,才让简·爱与罗切斯特有情人终成眷属。《简·爱》一书对这个疯女人的介绍仅有寥寥几笔,然而一百多年后,她成为英国另一位女作家简·里斯笔下《藻海无边》的女主角。本篇就以《藻海无边》入手,探寻疯癫的成因。

  在《简·爱》一书罗切斯特称呼他的前妻为伯莎,是一个歇斯底里,破坏性十足的反派人物。然而在《藻海无边》中简·里斯将她描绘成一个可怜的人,并为她安排了一段坎坷的身世,她的原名叫做安托瓦内特。

  故事发生在19世纪的西印度群岛的殖民地,安托瓦内特是在美洲出生的克里奥尔白种人,她早年丧父,母亲带着她和弟弟改嫁当地的奴隶主,一位来自英国的富绅。

  但是幸福的生活没能延续太久,被奴役的黑奴发起了一场暴动,放火烧毁了继父的家园,弟弟不幸丧生火海,母亲因此大受打击以致发疯。继父将她们托付安托瓦内特的姨妈照顾便回到英国,从此一去不复返。而安托瓦内特只能在修道院中度过自己童年的最后时光。

  安托瓦内特成人后,继承了继父在殖民地的遗产,但前提是必须接受继父生前为她订下的婚约。她的丈夫来自英国本土,是血统纯正的白人绅士—罗切斯特。

  罗切斯特虽说出身高贵,却因排序靠后而没能继承遗产,这也是他远赴殖民岛国娶妻的原因。一开始,他对异域的蛮荒之地和地位低下的种族充满着排斥,直到他见到了年轻貌美的安托瓦内特后才放下抵触之心,并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结婚初期,两人非常恩爱,沉溺在情欲之中。但随着时间推移,安托瓦内特家世不光彩的隐情及其家庭变故通过外人的闲言闲语逐渐传到了罗切斯特那里,令这对夫妻渐生芥蒂。虽然罗切斯特将妻子带回英国本土的庄园,但心结始终没能解开。

  为此安托瓦内特尽力挽回丈夫的心,无奈丈夫与她恩断义绝,不仅以精神失常为由限制她的自由,还和女仆通奸,沉重的打击令她的精神状况雪上加霜。最后忍无可忍的安托瓦内特放火烧了庄园,用这种自取灭亡的方式,向来自不公正世道的压迫做出了决不妥协的反抗,和对自由的热切追求。

  《藻海无边》一书详细地叙述了安托瓦内特的一生,从中我们可以全面地了解到她精神状况的变化直到最后出现疯癫症状的诸多因素。首先要留意的是安托瓦内特自幼丧父,虽然母亲改嫁,但继父陪伴她们的时间也不多,在发生庄园暴动之后,继父便离开了她们。可以说,小安托瓦内特的童年是缺乏父爱的,对于缺乏父爱的孩子,他们的成长是没有必要的安全感的。

  现代心理学研究表明,缺少父爱的孩子在没有安全感的成长过程中可能出现许多心理障碍,如情绪不稳,忧郁、恐惧、紧张、焦虑、缺乏自信而导致胆小、怯懦等等,其性格极易偏执任性,另外是意志薄弱很难承受挫折。

  以上种种问题在安托瓦内特的身上都有体现,更何况在父爱缺失不久后由于母亲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她连母爱也一并失去,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孤儿,上述的心理障碍就愈发明显了。

  安托瓦内特所处的时代是正在破除奴隶制过程中的西印度群岛,母亲改嫁梅森先生之后不久,梅森先生就考虑聘请其他劳力以取代种植园里面的那些“懒惰”的黑奴。

  这件事让黑奴们感到不安,认为自身的生存受到威胁,于是就发动了一场暴动,焚毁了庄园。在这次事件中,安托瓦内特的弟弟被烧死,母亲被逼疯,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创伤。

  “创伤”一词在心理学中是指因天灾人祸所造成的强烈的情绪失控反应和心理伤害。当受害人的情绪反应超出个人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就会引发一系列的心理的异常反应。包括焦虑、恐惧、悲痛等等。这些症状有时会影响人们的正常生活。

  如果人们在遭遇创伤后出现的异常反应持续时间较长,就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范畴。但与普通患者会极力选择逃避与创伤相关的场景、人物或事件所不同的是,安托瓦内特在桑菲尔德庄园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放火的场景。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有待下文继续探讨。

  当家园即将焚毁之时,安托瓦内特逃了出来,跑到她的朋友蒂亚家里寻求庇护。蒂亚是个黑人女孩,也是安托瓦内特最要好的玩伴,两人平时经常形影不离,吃住在一起。但就在安托瓦内特落难时,蒂亚却用石块打伤她并紧闭大门。

  蒂亚之所以袭击安托瓦内特,是源自于黑人奴隶和白人奴隶主不可调和的矛盾。但对于安托瓦内特而言,被最好的朋友所抛弃,无疑是在刚刚受创的心灵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遭遇友情背叛会让孩子心理承受很大的压抑,在社交方面产生障碍,甚至失去自信心。这一点,从安托瓦内特在修道院的经历以及婚后的社交状况可以看出来,那天蒂亚拒绝她的求助深深地影响她的日后的交际活动,令她很难再相信任何人。这无疑让她向着心理崩溃的边缘又近了一步。

  如果说蒂亚对安托瓦内特的背叛是出于对白人压迫黑人的仇恨,那么为何安托瓦内特仍然在白人社交圈里遭到排斥呢?

  关于这个问题,要从克里奥尔人说起。克里奥尔人指的是在16~18世纪时本来是指出生于美洲而双亲是西班牙人,虽说同为白人,他们的地位却要逊于来自欧陆或英伦三岛的白种人。即便在殖民地的法律当中欧陆人和克里奥尔人享有的权益是平等的,而实际上在殖民时期的美洲,克里奥尔人极少有机会到教会或殖民地的高级机构中任职。

  安托瓦内特一家是克里奥尔人,她们是黑奴的眼里的“白蟑螂”,随着奴隶解体,更是成为发泄仇恨的对象;而在欧陆白人的眼里,她们是一个与野蛮混迹的低劣族群,因而往往被排斥于纯系的白人圈子之外,受尽歧视。

  正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之下,安托瓦内特的社交圈相当狭隘,既不能融入当地的黑人当中,也被来自欧陆的白人所轻视,这使得她遇到心理问题时常常无法对人倾述,也没人愿意给她开导,而导致最后积怨成疾。

  安托瓦内特曾对罗切斯特说:我认识你以前根本就不想活。我老想死了倒干净。等了这么久才算熬到头。由此可见,罗切斯特在她心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他不仅给她带来了久违的爱,更重要的是给她带来了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

  爱情给予安托瓦内特伤痕累累的心灵以及时的慰藉,如同一个行将溺毙的人捞到了一块浮板。可以说,罗彻斯特的爱成为了安托瓦内特生活的精神支柱,唯一的支柱。

  但是,这位绅士结婚的初衷仅仅是为了财产,英国人来的西印度群岛之前除了“高贵”的血统之外,一无所有。当他人财两得,达成所愿之后,便开始嫌弃妻子的出身和家庭背景,并渐渐冷落她。

  为了更好地对妻子进行控制,他将她带回国,圈禁在自己的庄园内,并通过与女仆苟合等方式折磨她,最后导致安托瓦内特唯一的精神支柱崩塌。不知道我们的简·爱女士如果得知她心爱的男人的这些卑劣无耻的行径之后,会作何感想?

  安托瓦内特被当成疯子囚禁在顶楼,失去了爱,失去了人生意义的她再无顾忌。在她的梦境之中,出现了火光,是以蜡烛的意象出现的,她在梦中寻找圣坛,那是幼年在修道院的印迹。

  烛光化为熊熊火光,照亮旧时的房子,现在幽暗的牢笼,以及那个曾经爱过恨过的男人。火场,不再成为令她畏惧而要竭力回避的场景,而是让她冲破牢笼,解脱自我,走向救赎的一条光明大道。

  简·里斯在《藻海无边》中把《简·爱》里头的“疯女人”彻底洗白了,让她成为一个深受读者同情的可怜人。安托瓦内特的不幸遭遇所导致的精神异常症状是来自于社会多个方面和不同层次,本篇在前面已做了简要叙述。

  放眼当今世界,虽然比起19世纪而言在各个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像种族歧视、女权问题、青少年心理障碍、家庭结构缺失等等这些问题依旧困扰着人类社会。人们对《藻海无边》的深入研究,给今天心理疾病的解构依然有着很好的参考意义。